首页 > 关于我们

广东五星玩具有限公司:原材料价格“过山车”倒逼制造业“新陈代谢”

更新时间:2020-05-20 09:05:44来源: 责任编辑:admin
导读:原材料价格“过山车”倒逼制造业“新陈代谢”对于目前玩具业面临的种种困难,梁钟铭并不对行业感到灰心。在他看来,玩具业永远是朝阳行业,“因为始终都会有小朋友,所以始终都会有对玩具的需求。”他认为,解决玩具行业困境的方法依然是转型升级。进入6月份以来,浙江、广东等地越来越多的企业“叫苦连天”,苦叹生存困难、生意难做,甚至有媒体在稿件标题里打出了
原材料价格“过山车”倒逼制造业“新陈代谢”

  对于目前玩具业面临的种种困难,梁钟铭并不对行业感到灰心。在他看来,玩具业永远是朝阳行业,“因为始终都会有小朋友,所以始终都会有对玩具的需求。”他认为,解决玩具行业困境的方法依然是转型升级。

  进入6月份以来,浙江、广东等地越来越多的企业“叫苦连天”,苦叹生存困难、生意难做,甚至有媒体在稿件标题里打出了金融海啸时期用过的字眼“倒闭潮”。与此同时,一种共识认为,本轮企业困境主要起源于多种成本增长的叠加效应。记者近日在走访珠三角生产企业时却发现,在融资难、融资成本过高的表征之下,让企业最最“头大”是原材料成本的波动,这种波动被企业家戏称为“过山车”式的上涨。

  原材料价格波动对企业影响最大

  广东省服装服饰行业协会7月中下旬对广东全行业作了一项调查问卷。出人意料的是,服务企业认为,“用工成本增加”和“原材料价格波动”对企业生产经营的影响,远大于“银行贷款难”或是“人民币升值”。

  “过山车式的波动对企业影响很大。”广东省服装服饰行业协会会长刘岳屏告诉记者,今年以来,服装的原料上涨了20%,更为要命的是,从去年5月份到今年2月份国内棉价从每吨1.7万元升到3.5万元,到了7月份又回落到2.4万元,波动十分大。

  “企业接单反而亏本,有些企业干脆不敢接单,今年服装工厂开工率为71%,出口企业开工率仅为63%。”刘岳屏告诉记者,服装业正处于优胜劣汰关键时期,多数企业持观望心态。

  广东是全国最大的服装生产省份,服装业也是广东主要产业之一。受到成本波动等因素影响,今年上半年,广东服装业的增幅已经出现了放缓现象。

  “目前玩具行业确实有一些困难,但并不像外界所传的那样严重。”中国玩具协会副会长、东莞市外商投资企业协会常平分会会长梁钟铭接受南方日报采访时说,玩具行业目前面临的困难是无数外资中小企业面临的共同困难:原材料上涨、人力成本上涨、银行信贷缩紧以及人民币汇率上升。

  而在所有的困难中,梁钟铭将原材料上涨排在了首位。根据他的统计,今年上半年玩具行业的原材料成本上升了25%。上涨来自两方面,一是国内原材料供应价格的上涨,二是欧美等国对玩具生产标准的提高,这使得很多企业不得不更换新的设备以提高生产品质。

  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前不久对广东1000家直通车服务重点企业进行一项问卷调查发现,有36%的企业反映原材料平均购进价格环比上升,对劳动密集型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影响较大。

  根据这项调查,我省有80%的中小企业表示综合生产成本同比上升,其中19%的企业反映涨幅超过20%。

  生产资料国际价格出现上扬趋势

  “仅一种主要原料,从去年下半年到现在,就一直向上冲,从几千块涨到了1万多!”记者一提问,长期从事油漆涂料生产的业内人士孙文蕾就吐着舌头,声调明显激动起来。

  孙文蕾描述的这种原材料是水性涂料的一种主要的原材料,名叫“钛白粉”。

  白色颜料中80%的成分都是钛白粉,它无毒,具有最佳白度和光亮度,被认为是目前世界上性能最好的一种白色颜料。

  虽然专家认为,由于涂料的主要成本在渠道中,钛白粉大约仅占涂料综合成本的13%,即便是钛白粉价格翻番,涂料企业只要把价格提高7%就完全可以消化,但是,“行业的普遍做法是采用替代品。”孙文蕾坦言,涂料业并未采取涨价的办法来消化增加的成本。

  中国制造业真的可以回避得了钛白粉吗?“国内广大普通民众几乎没有几个人知道钛白粉是一个怎样的产品,更不明了钛白粉对于国民经济指标意味着什么。”中国涂料协会钛白粉行业分会副秘书长邓捷提醒记者。

  事实上,众所周知的“杜邦公司”,一直将钛白粉作为主打产品,可见其“身份显赫”。

  记者通过搜索找到了这种不被公众熟悉的化学名词。原来,这种化工原料可广泛地应用于涂料、塑料、造纸、印刷油墨、化纤、橡胶、陶瓷、化妆品、食品和医药等工业,是世界无机化工产品中销售值最大的三种商品之一,仅次于合成氨和磷酸。

  然而,自去年开始,在风险投资上,钛白粉表现异常强势。高盛澳洲商品团队的预测,钛白粉的其中原料钛精矿现货价格年内将有30%-70%的涨幅。全球第一大钛白粉生产商杜邦早前在越南已经宣布,将于9月份开始提高其部分国际市场的钛白粉售价。随即,日本、北美的主要钛白粉厂商也相继宣布将于今年10月1日起全面提高该产品价格。

  这就是国内诸多像化工业这类行业生存状态的一个真实写照。国际金融危机之后,国际原材料价格增长拐点出现,使得许多日子好转起来的厂商被逼得措手不及。

  原料价格上涨远超产品价格涨幅

  数据进一步证明了来自于原材料采购成本上涨的压力。“上半年广东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IPI)增长了7.5%,比出厂价格指数(PPI)涨幅高3.7个百分点。”广东省一位官员告诉记者,原料价格增幅远大于成品价格,意味着企业的利润正在大幅缩减。

  “上一轮金融危机时,冲击基本来自海外订单,对我们的影响还不大,这一波成本上扬直接影响了企业的生产,内销企业也不能豁免。”知名服装企业百斯顿的林锡源直言,许多生产中低档服装的企业利润空间正在被挤压,中低档产品价格敏感度高,“一年来,布料涨了10%、工资涨了20%,还有运输费用和税费也在增加。”

  “不像金融危机的时候,实际上玩具业目前并不存在接单难的问题。”东莞哈一代玩具有限公司董事长肖森林告诉记者,当前玩具业面临的问题实际是生产成本的上升幅度超出了销售价格的上升幅度,因此很多企业不愿意接单、不敢接单。但玩具行业的大规模疲软并未出现。

  这一说法也得到了梁钟铭的证实,梁钟铭说,目前的情况跟金融危机有本质的不同。“那个时候是没人来买货,是外部问题,我们无法解决,而现在的问题是内部成本问题,是努力可以解决的问题。”根据广东省玩具协会最新统计的数据显示,2011年上半年,广东省玩具出口呈增长趋势。

  对于目前玩具业面临的种种困难,梁钟铭并不对行业感到灰心。在他看来,玩具业永远是朝阳行业,“因为始终都会有小朋友,所以始终都会有对玩具的需求。”他认为,解决玩具行业困境的方法依然是转型升级。“其实这一次情况没那么糟,就跟企业练出了一些”肌肉“有关系”。梁钟铭说,2009年金融危机后,在广东省政府的要求下不少企业开始了转型升级,没有转型升级的企业也至少具备了这样的意识,因此在这一次的困难中,很多企业有了一定的基础和准备,不至于遭受重挫。

  下半年企业亏损面势必扩大

  广东省主管工业的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分析,上半年,企业生产成本节节攀升,下半年这种趋势预计会持续下去,宏观层面一边要加快转型升级一边要保持经济稳定增长,其实是在倒逼制造业“新陈代谢”。

  “总之,我们对下半年的有利形势不可高估,对困难和问题不可低估。”

  值得注意的是支柱产业所受到的影响。广东省发布的上半年数据显示,广东电子信息业、汽车制造业两大行业利润总额同比分别下降17.4%和14.2%。这样的下降各拉低全省工业利润增速2.9个和1.9个百分点。而广东最主要的经济区域广州、深圳两市,工业利润总额也同比分别下降5.7%、3.3%。

  “我们高度关注下半年经济形势,广东做过压力测试,由于广东的工业产品大部分是衣食住行相关的刚性需求,因此,我们认为,经济出现不可收拾的局面不太可能。”广东省经信委一位官员告诉记者。

  虽然企业生产经营面临很大困难,亏损面在增加,但上半年多数行业利润仍保持增长。“1-5月,全省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1604.4亿元,同比增长7%,增幅比1-4月回落3.6个百分点,全省37个工业行业中有28个行业利润实现增长。”

  ●南方日报记者 谢思佳 邓圣耀 实习生 林亦旻«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本文由 罗山县若芹整蛊玩具制造厂 编辑整理!欢迎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材料价格“过山车”倒逼制造业“新陈代谢”
  • 上一篇:2018年二月全球主要市场玩具召回信息简况
  • 下一篇:返回列表
  • 标签 企业 行业 玩具 价格
    ●【更多精彩内容】●

    猜你喜欢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