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产品中心

亲子互动玩具:面对出口困局 浙江圣诞玩具企业积极谋变

更新时间:2020-03-26 10:18:46来源: 责任编辑:admin
导读:面对出口困局浙江圣诞玩具企业积极谋变编者按:一直以来,“圣诞经济”的表现被认为可以反映欧美消费市场对下一年的基本态度和走势,而对于中国出口企业来说,这也是探测外需冷暖变化的一个“风向标”。每年的3月4月,通常是国外客户为本年度的圣诞节下订单最密集的时候,在这个重要的时间窗
面对出口困局 浙江圣诞玩具企业积极谋变

  编者按:一直以来,“圣诞经济”的表现被认为可以反映欧美消费市场对下一年的基本态度和走势,而对于中国出口企业来说,这也是探测外需冷暖变化的一个“风向标”。

  每年的3月4月,通常是国外客户为本年度的圣诞节下订单最密集的时候,在这个重要的时间窗口,很多浙江外贸企业的圣诞订单并未如期而至。记者一直跟踪的岱山兴发玩具厂,拿到的订单不足去年的1/3。要么迟迟没有拿到圣诞订单,即使拿到了也是利润微薄。

  本报记者深入外贸企业采访发现:面对前所未遇的困难,这些外向型中小企业对转型升级的迫切性超过以往。有的凭创新求生,告别劳动密集型生产方式,取得不错的成绩,如义乌的黄允旭;更多的企业则像兴发玩具厂当家人潘立云一样,在低利润和创新升级之间苦苦挣扎,在“做生”与“做熟”之间找寻平衡点。

  不管创新之路有多难走,面对人口红利的消失、成本的上涨,转型已经成了当务之急。


国外圣诞用品很多是中国制造,今年订单变少了。新华社图

  提升产品附加值,敢把热销的“圣诞老人”下线

  义乌老板黄允旭“三变”

  在有着“圣诞村”之称的义乌福田二区,一幢幢的楼房,一层楼齐刷刷的都是圣诞用品销售店。进入4月以来,村里有点冷清。

  黄允旭的义乌博旭圣诞工艺品公司就坐落在“圣诞村”里,走进店里,像镜面一样闪亮的圣诞挂件,让人眼前一亮。“正在开发新材料产品,还用上了数码印刷机,成本降低,售价也降下来,跟上国外采购商的采购能力。”

  外部市场不乐观,同行竞争激烈,成本不断上涨,种种都让今年的圣诞用品行业感觉有点累。踏入圣诞用品外贸行业以来,黄允旭一直靠着“变”,来应对市场风云变幻。

  一变:从灯笼内销转向圣诞外贸

  2009年,做了近10年喜庆灯笼行当的黄允旭眼见着灯笼的内销市场越来越萎缩,开始考虑转型涉足外贸。“那时就想到了圣诞用品,刚好和原先从事的灯笼在生产时间上有个互补。”

  “一开始也很盲目的。”黄允旭告诉记者:“当时看到好的货,就去拿来卖。自己就像个中间经销商,赚点差价。”

  当年的试水,让他发现,义乌圣诞用品行业竞争很激烈,如果只是卖“大路货”,价格很透明。“尤其自己是个新军,各方面起步都很困难,没有固定的老客户。”他笑着说,那一年的生意只能用“平淡”来形容,常常只有几千元、万把元的零散单子做做。

  二变:研发出可伸缩的圣诞老人

  第二年,在积累了一定经验后,黄允旭找了几个人来创意,对圣诞用品的流行风格和元素进行创新。这一年,他尝到了创新的甜头。

  “传统的圣诞老人和雪人都体积很大。”他告诉记者,一个1米高的圣诞老人,可能售价是50元,但它的运费没准要100元。“物流成本远远超过了成本。”

  他就琢磨着怎么样让圣诞老人变得运输方便。“可以收缩的圣诞老人肯定有市场”——突然一个点子冒了出来。经过反复地研发改进,一款可收缩的圣诞老人出炉了:一个1米高的圣诞老人可以压缩到5厘米。原理是运用空心的设计方式,在圣诞老人的红色衣服底下有螺旋式的钢丝骨架,中间是三段式的钢管做支撑柱。黄允旭告诉记者,它可以折叠式装箱,比原先至少缩减了90%的空间。

  “下半年在市场一亮相,就吸引了不少采购商,成了当年的热销货。”他有点得意地说,这款产品至少卖了30万元才下架,不少国内和国外的客户都很喜欢,最后连店里展示的2件样品都被客人拿走了。

  “对圣诞老人如此改造,也是被逼的。”他说,生产成本上涨,如果对现有产品提价,产品就卖不动,于是他选择了大刀阔斧地改变。当很多从事圣诞用品销售的企业为成本发愁,哭诉赚了订单,赚不到利润的时候,黄允旭用自己的“创意”打动了市场。

  三变:避免劳动密集型,忍痛砍掉热销商品

  2011年过完年,公司碰上了招工难。“圣诞老人是纯粹手工做的,需要熟练工,但是新招的工人两三天都做不出一件成品来,还和我抱怨。”这下子,黄允旭遇到了新的瓶颈。

  一件劳动密集型的产品,为公司赚过不少钱,此时该何去何从?黄允旭陷入了沉思,最后他决定果断砍掉这款产品。他最后想到了用镜面亚克力材料制作一系列圣诞挂件,挂件像镜子一样,可以映出每一位进出店铺客商的样子。

  “我那时想的就是产品要新颖,避免劳动力密集。”加工这些镜面亚克力圣诞挂件,用在义乌当地已经相当成熟的激光切割机,一个工人就能同时控制3台机器,不光省却了大部分人工成本,还不用为招人犯愁。“一款40×40厘米规格的产品我们要16元,人家都说是圣诞用品里的奢侈品。”但新品一推出,马上吸引了不少采购商。

  “更大的意义是,圣诞用品机械化生产的方向,我走对了。”黄允旭告诉记者,劳动密集型的特质制约了圣诞用品行业的发展,要突破发展,首先就要摆脱人力束缚。“在义乌的同行里,也有和我一样开始向机械化发展的企业。”他举了个例子,圣诞用品里装饰用的圣诞球销量很大,以往有的企业要在上面撒金粉、手工彩绘,但这需要技术熟练的画工,产能很低。“而现在已经有的企业引进了特种印刷机,可以球面印刷,一批球放进去,出来就是成品,大大提升产能。”

  黄允旭告诉记者,今年由于受欧债等影响,欧美采购商的消费能力可能会下降,他已经开始提早做准备,将采用新材料。“原先16元的亚克力挂件,类似款我可以只卖几块钱,并用丰富的图案来弥补材料上的不足。”«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本文由 罗山县若芹整蛊玩具制造厂 编辑整理!欢迎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面对出口困局 浙江圣诞玩具企业积极谋变
  • 上一篇:广东省第二届遥控模型大赛开幕
  • 下一篇:返回列表
  • 标签 圣诞 用品
    ●【更多精彩内容】●

    猜你喜欢